代妈qq群

得知代怀孕后她去医院预约手术,他出现阻止:

  ?“169号,木初迪。”

  护士小姐拿着单子出来念号,飞快的扫过人群。“木小姐在吗?”

  披散着长发,小脸苍白的女孩应声站了起来。

  护士小姐眼中闪过一丝审视,示意她进入手术室。

  木初迪迟疑了一瞬,才慢吞吞的走了过去,仿佛下了很大决心似的推开门走进去。

  奇怪的是,在她进门后,护士小姐猛地从外面锁上了门。

  房间里,没有白大褂的医生。

  一进房间,她就看到了一道高大颀长的身影,站在窗前。

  似乎是听到她这边的动静,男人的头微微别过来一些,精致的五官轮廓显出惊人的俊美,浑身气势却倨傲如天神一般,那讳莫如深的眼神,充满威慑力。

  锐利如鹰隼一样的目光,稳稳将木初迪攫住。

  她竟然也为这俊美无俦的容颜失神了一瞬,直到他的视线落下,仿佛在看盯上的猎物一般,才心惊肉跳的开口:“我……走错了?”

  火箫如剑锋一般的眉微微轻佻,走近了她,高大的身形极具压迫感,他星眸微垂,其中酝酿着惊天的风暴:

  “木小姐,你要打掉孩子?”

  冰冷的声音,不带一丝温度。

  木初迪惊得后退一步,失色道:“你是……”

  火箫将她的表情清楚收纳入眼,心头压抑了一天的怒火须臾丛生,冷然道:

  “火箫。”

  木初迪微微一怔,这名字……好耳熟。

  可她想不起来在哪听到过。

  她小脸迷茫,眼中泛起浅浅的薄雾,似乎凝眉思索的样子。

  片刻,木初迪才猛地领悟了什么,涨红着脸抬起头,望进他那一双深邃幽沉的眼睛,结结巴巴的说:“火医生,我的手术……是你一个人做吗?”

  她眼角的余光扫视了周围,发现真的没有其他女医生在的时候,愈发紧张了,双手不安的绞着。

  ……

  而他冰冷的眸光,意味幽深的眼神,却让她更是不安了起来!

  火箫半晌无语,危险地狭眸审视她,那微挑起的剑眉就像是锐利的剑锋。

  她似乎是在害羞,更多的,却是害怕!然而偏偏是这般青涩的反应,却又让人觉得,她是那么得可爱!

  并非是那一种矫揉造作,这种可爱,有时,能让男人不由自主地想要好好疼惜;

  他冷然一笑,薄唇掀起一抹轻嘲的弧度,脱口而出:“对,就我一个人。”

  转身,拉开帘子,走到手术台面前,拍了拍垫子。

  “还不快过来?”

  木初迪犹豫片刻,才一步步磨蹭着走了过去,顺从的躺在台子上。

  手术台上方的灯光太刺眼,她眯着眼睛,看不清楚旁边男人的表情。

  火箫垂眸,看着她原本就皎白的小脸在灯光下愈发晶莹,她算不上倾国倾城的大美人,但是眉目纯美至极,眯着眼睛,颤抖的羽睫如同蝶翼一般。

  满腔的怒火顿时消散了大半。

  在这样的环境中,成年人难免会有些旖旎的想法,更何况,这个女人曾经跟他发生过最亲密的关系。

  ?“双腿打开。”他开口命令,竟有些口干舌燥。

  木初迪今天穿着裙子,闻言身子一抖,没有动弹。

  静谧的空气里,忽然响起了她怯怯的声音。

  “火医生,宝宝它会痛吗?”

  火箫脸上玩味的笑意顷刻间凝固,冷然道:“你说呢?”

  木初迪掌心攥紧,蓦地睁开眼,逼着自己抬头直视刺目的灯光,喃喃的说:“爸爸说,因为错误才有的孩子,本就不该存在这个世界上。”

  这句话,让火箫嘲弄得勾唇,清冷的眸底蕴藏刺骨的冷意。

  昨夜,手下向他汇报木初迪代怀孕这件事时,他虽然有些意外,但出乎意料的并未反感。

  家族一直在子嗣方面对他施压,两年前,家族重提当年跟顾氏老爷子旧日许下的两家婚约。

  以他的性子,女人并非必需品,而婚姻只不过是两大家族的维系,变相的契约形式,而他与顾曼宁的婚约也不例外。只不过,顾曼宁骄纵跋扈,在某些方面,并不适合成为火太太。

  婚约对他来讲根本不算什么,可他习惯站在决策者的位置,并不愿意在任何方面被人左右。

  若是眼前这个看似柔顺的少女能生下她的孩子,他不介意让她从此一飞冲天,成为火氏庇荫下的女人。

得知代怀孕后她去医院预约手术,他出现阻止:

  然而,还未等他派人去将她接去静养,消息传来:她要打掉孩子!

  所以他才推掉下午的事情,来到这里。

  “当然会痛。”他冷哼一声,转到她正对的方向,情不自禁的伸出大掌握住她光滑的膝盖,将它们一寸寸的分开。

  “可是,宝宝它也是我的一部分啊……”木初迪不知道他心绪复杂,顺从的任他摆弄。仿佛被光线刺痛,忽的顺着眼角流下浅浅的泪水,轻声说。

  “一想到它会疼,我也好痛。”

  火箫见过许多女人流泪,却在那滴泪水陷入枕头时,心狠狠一窒。

  他下意识的俯身,伸手,为她拭去。

  她的眼泪,不复那天晚宴上的滚烫,反而冰冰凉凉。

  然而床上的少女忽然翻身坐起,利落的跳下床,双手抚在肚子上,神色坚定的深一口气,朝他歉意的笑笑:

  “对不起火医生,我想明白了,我不想打掉我的宝宝,虽然它来的意外,但谁也不能剥夺他活着的权利,身为他的母亲,我尤其不能。”

  说完,已是泪流满面。

  正在这时,门被有序的敲了两下。

  火箫眉心一皱,他方才已经下了命令不许打扰。

  “进来。”

  两个穿着黑衣的保镖随即推门进来:“Boss,总部来电话,说关于万象集团收购案紧急事务需要您回去决策。”

  火箫还未开口,木初迪便蓦地睁大眼睛,警惕的望向身边高大的男人:“Boss?你不是医生吗?”

  场面混乱,火箫头疼的按了按眉心。

  须臾,他才睁开眼,面无表情道:“木小姐,我是你孩子的父亲。”……

  本文已通过区块链技术锁定,完文在作者公众号:灯火夜读,未经允许不得转发!

  图片来源网络,侵权请联系删除。

  ?

返回列表

最新文章

热门文章

Copyright © 2002-2030 东营垂钓园助孕公司